馬爾斯

近戰 - 核心 - 開戰 - 控場 - 坦克

英雄概覽

17 + 1.40
20 + 1.90
23 + 3.20
29 - 37
310
1.8

戰神之矛

馬爾斯極度精準地擲出他的傳奇戰矛,對擊中的每個敵方單位造成傷害。第一名被擊中的敵方英雄會被刺穿並擊退。若英雄被貫穿後撞上樹木、建築,或峭壁,將被釘住並受到暈眩。


神的厲斥

Mars smashes enemies in front of him with his shield, knocking them back and damaging them with a critical hit based on his attack. Bonus damage is added when hitting heroes. Has True Strike.


堅盾

馬爾斯手持巨盾,當前方和兩側受擊時,能抵擋一部分的物理攻擊。


浴血角鬥場

經過短暫的形成時間,馬爾斯召喚灰燼軍團的不死戰士,在目標地點圍成一圈角鬥場阻礙敵人的通行與攻擊,並用戰矛刺向場內靠近邊緣的敵人,造成傷害並將之擊退。



背景

馬爾斯,天界的長子,曾把生命耗費在挑起無止盡的戰事上,也見證了以其舊名所發起的無數聖戰。不論為征服而戰、為復仇而戰、正義或不義……戰爭總是殘酷的。與父親宙斯如出一轍,馬爾斯縱情於本能的獸性——甚至比其父所為更加殘暴——帶來了無可言喻的苦難。



然而隨著一個個紀元消逝,那些他父親、他的神祇手足——那些曾批評卑劣的人,所用的手段逐漸顯得空泛。為戰而戰再也無法滿足他的慾望。在他經歷過的無盡歲月中,戰神第一次懷疑自己手中揮舞的那柄輝煌戰矛的意義究竟為何。



或許是命運吧,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尋得解決之道:必須為了更崇高的目的而戰、激發更偉大的情操,不再能只靠他的鬃毛來激起暴行與悲情。將舊時代的萬神殿燒成灰燼之時已至,他終將宣示他與生俱來的權利、掌握那個讓他統御一切的衣缽,在他血親的殘骸上建立一個嶄新且公正的帝國。唯有如此,他才可能得到滿足、讓馬爾斯的榮光昭顯於天下。

統計資料

25
15
1
等級
2,426
1,438
587
生命
918
476
221
魔力
149-157
97-105
52-60
傷害
11
6
2
護甲
 
1800 / 800
視野範圍
250
攻擊範圍
900
彈道速度

技能

戰神之矛

馬爾斯極度精準地擲出他的傳奇戰矛,對擊中的每個敵方單位造成傷害。第一名被擊中的敵方英雄會被刺穿並擊退。若英雄被貫穿後撞上樹木、建築,或峭壁,將被釘住並受到暈眩。

魔力消耗 魔力消耗: 100
冷卻時間 冷卻時間: 14


使用方式: 指向目標
影響對象: 敵方單位
傷害類型: 魔法傷害
穿透技能免疫:
傷害: 0 / 0 / 0 / 0
距離: 900 / 1000 / 1100 / 1200

傳奇的戰神之矛依舊散發著爐神之火的熱力。

神的厲斥

Mars smashes enemies in front of him with his shield, knocking them back and damaging them with a critical hit based on his attack. Bonus damage is added when hitting heroes. Has True Strike.

魔力消耗 魔力消耗: 65/70/75/80
冷卻時間 冷卻時間: 16/14/12/10


使用方式: 指向目標
影響對象: 敵方單位
傷害類型: 物理傷害
傷害: 0 / 0 / 0 / 0
距離: 500
英雄額外傷害: 25

世上沒有一個戰士在受到戰神厲斥的創傷後,還能屹立不搖。

堅盾

馬爾斯手持巨盾,當前方和兩側受擊時,能抵擋一部分的物理攻擊。

魔力消耗 魔力消耗: 0/0/0/0
冷卻時間 冷卻時間: 0


使用方式: 被動作用
傷害: 0 / 0 / 0 / 0
正面傷害降低: 25% / 40% / 55% / 70%
側面傷害降低: 12% / 20% / 27% / 35%

唯有愚蠢至極之輩才膽敢與戰神正面交鋒。

浴血角鬥場

經過短暫的形成時間,馬爾斯召喚灰燼軍團的不死戰士,在目標地點圍成一圈角鬥場阻礙敵人的通行與攻擊,並用戰矛刺向場內靠近邊緣的敵人,造成傷害並將之擊退。

魔力消耗 魔力消耗: 200
冷卻時間 冷卻時間: 90/75/60


使用方式: 指向目標
影響對象: 敵方單位
傷害類型: 魔法傷害
穿透技能免疫:
傷害: 0 / 0 / 0 / 0
持續時間: 5 / 6 / 7
施效範圍: 550
穿刺傷害: 120 / 185 / 250
形成時間: 0.6

灰燼軍團由世上最頂尖的一群戰士組成,是唯一一支考驗過馬爾斯戰技的軍隊,雖已死去多時,成員們依舊熱衷於戰鬥,更欣然聽命於當初將他們擊倒的人。